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艺术大观 > 书法 > 篆刻 > 印人传记
黄葆戊
阅读次数: 加入时间:2009-02-06 作者:
分享到:

qiK博雅艺术网

    黄葆戊(1880.6.12-1968.7.15),字蔼农,幼时体弱多病,自谓『堕地到成丁,一生出九死其父霁亭公,清季任闽浙督右参将,诰封武显将军。八岁丧父,赖母抚养。早年读书全闽师范学堂,对书画篆刻已有笃嗜,及上海政法学堂毕业,一度游幕四方。辛亥革命後,回故里从事教育,任福建省立图书馆馆长,福建甲种商业学校教员、监学等。二十年代赴沪,继黄宾虹、吴待秋後任商务印书馆美术部主任二十余载,主持历代及近世书画名作出版工作,对弘扬传统艺术,厥功至伟。其间复兼任上海美专国画系主任、上海大学书画教授,广栽桃李。周甲以後,鬻艺自给。新中国成立,年已古稀矣,上海文史研究馆聘为首批馆员,用表敬老崇文之意。qiK博雅艺术网

    蔼老於艺,以书法最擅名。篆法恬淡雍容,一九二五年,吴缶翁与西泠印社同人以巨金赎回《汉三老讳字忌日碑》,建石室於社中,永久保存,其门联:『讠言传炎汉—片石;永共明湖万斯年。』盖出蔼老手笔。隶书尤为世重,自言得法於《戚伯著碑》,复取同里先贤伊秉绶隶法摄其神理,用笔劲健秀挺,结体宽博雄浑,独出冠时。商务印书馆往时所出书籍,题署即多出先生。所书《青山农篆书百家姓》、《青山农分书千字文》,—再印行,私淑者颇众。qiK博雅艺术网

    先生篆刻初从皖浙两派人手,後上追秦汉,并博采三代吉金、砖瓦、封泥等文字,不染时俗,早法深稳,用刀俊爽,笔趣盎然。所镌『将军季子』  一印边跋曾曰:『余曾见十六金符斋、匋斋、激秋馆所藏拓汉印甚夥,间有一二缺者,良由世远入水上銹剥蚀,不可为法。今人争尚仿汉,将字画边阑故意残缺,以为得烂铜法。不知古刻妙者,在意到而笔不到,剥落如断纹,纵横如蠹蚀,皆有自然古趣。若徒窃其□缺剥蚀,臆为古拙,则篆法、刀法荡然,未足与言汉印也。』所论深得印学三昧,作此印时,年仅三十九耳。吴缶翁对蔼老所作,曾题『雄潭古穆中能得自然之气,真大手笔也』以表赞赏。郑午昌更有古风颂之:『石大不逾指,摩挲剧琼瑶。秦玺汉私印,字字蟠螭蛟。姓名托以传,後有千载遥。谁谓壮夫耻,篆刻如虫雕。蔼老有《暧庐摹印集》行世。qiK博雅艺术网

    余1959年游沪,承张鲁盫先生陪同,曾谒蔼老於新闸路慈孝邨。银髯飘拂,彷佛神仙中人,—见尘襟尽涤。四壁列置书画图籍,缀以文玩盆景之属;中设碧纱橱,用供偃息。寒暄过後,余即以旧作《伊墨卿先生年表》呈教,幸蒙不弃,且引为同调,除予勖勉外,并俯允为拙作题□,见贶墨宝,忝叨雅爱,永镌不忘。一九六二年余再有沪行,趋府拜望适外出,遂留字致候,不意蔼老後竟亲莅客馆回访,确令余感愧不已也。尝闻诸沪上老辈云,先生为人耿介谦抑,事母至孝,壹志於艺事。曾有诗云:『自分生无腾达志,世传代有读书痴。』又自撰联曰:『腰中虽无苏子印;箧中幸有老莱衣。』高风可以概见矣。qiK博雅艺术网

编辑:admin 来自: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
微信扫一扫
博雅艺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