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艺术大观 > 书法 > 篆刻 > 印人传记
邵裴子
阅读次数: 加入时间:2009-01-22 作者:
分享到:

iDs博雅艺术网

    邵裴子(1884--1968)原名闻泰,又名长光。浙江杭州人。自幼颖悟,当年乡里曾流传他举目不忘的故事。19岁即中举人。废科举后,他又曾毕业于南洋公学中院,后即考中公费出洋留学,毕业于美国著名的学府斯坦福大学(sfandford)文学院。回国后,主要从事教学、文学与文物工作。iDs博雅艺术网
    邵老晚年,住在马市街文管会宿舍,由他的未嫁女儿令仪照顾。因为他患泌尿系肿瘤,我曾趋邵府为他会诊过几次。论医之余,也谈些金石书画之事,所以,也算是忘年交了。他知道我好收集印人作品,曾以两张陈伏庐写给他的尺牍为赠。那时,我正从余任天处购得《伏庐藏印》三册,所以对此特别感到兴奋。那十来年,我为了收集印人资料几乎养成一种习惯:见了老文人必问一声:“你曾刻过印吗?”自然如果答案是肯定的,那么接下去还想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。我也曾向邵老提起这一问题。他不正面回答我,而是从他大写字桌的右手抽屉里摸出一把刻刀来给我看,同时嘴边略有牵动的样子,那就是笑了。邵老是个很端严的人,平时不苟言笑。他身高马大,对我来说又是个著名的长辈学者,所以颇具一种伟岸的压力。所以,我在邵府的个把小时中,也只能像他那样挺直腰杆端坐如钟。说实在的,未免感到有点累人。他桌上和书架上的东西,没经他许可千万不能动。有一次,我拿起一本书看了一下,当时他不讲什么。可当我把书放回去以后,他就严肃地把书移动了一下位置,似乎我放得不对。自此以后,我就不敢擅自碰他的东西了。        有一阵子,他的病情大为好转。正好我趋前问候,他郑重地取出一方印来说:“这是我当年刻的印。”我一看,没有边款。就问:“为什么不刻款?”他说:“我边款刻不好。原来想请福盫刻个序的,迟迟未提出。现在,他过世了,就再也无人可请了。”我本来想说可以请韩师登安刻序的,话已到口边了,忽然想到韩师是他的晚辈,他当然看不上,还是免开尊口为妙。这天临到告辞,他老人家忽然郑重地把这方印章交给我,并说:“你是40年来首先碰它的人,与它有缘。现在又知道了事情的经过,我就把它托付给你了。”那时候,我简直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了。(见印例85)iDs博雅艺术网

编辑:admin 来自: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
微信扫一扫
博雅艺术网